明里釉成为老师回到母校

明里釉成为老师回到母校

 何多少轻重之悬殊乎?故必补其虚,而发厥随可乘其厥而散热也。

以饮食之水,皆从口入,必经齿牙,不已湿而重湿乎。耳通后,仍用前汤再服,一月后用大剂六味丸,以为善后之计,否则恐不能久聪也。

此方散重于补,何以名为益金汤?方用四君子汤加减。

 得熟地、人参、白术、山萸以相益,则交接之时,既无刻削之苦,自有欢愉之庆。余酌定一方,名为草花汤。

夫传经之邪,最为无定;春温之邪,最有定者也。夫阳宜阴折,热宜寒折,似乎阳热在上,宜用阴寒之药以治之。

人有平居无事,忽然耳闻风雨之声,或如鼓角之响,人以为肾火之盛也,谁知是心火之亢极乎。雷火由地而冲于天,肾火亦由下而升于上,入于胁则胁胀,入于喉则喉痛,入于口舌则口舌烂,入于眼目则眼目肿矣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