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清帝国小说

大清帝国小说

人参得黄,兼能补营卫而固腠理,健脾胃而消痰食,助升麻、柴胡,以提气于至阴之中,故益气汤中无人参,则升提乏力,多加黄、白术,始能升举。 当血之来也,其势甚急,不得已重用生地,以凉血而止血。

岐伯夫子曰∶涩可去脱。土非火不生,火非土不旺,脾胃之土必得肾中之火相生,而土乃坚刚,以消水谷。

虽亦有见,而终非至当不移之法。夫菊得天地至清之气,又后群卉而自芳,傲霜而香,挹露而葩,而花又最耐久,是草木之种,而欲与松柏同为后凋也,岂非长生之物乎。

谓相心布化,血脉畅则喜乐。观煮白干酒者,用筒锅底,化而为酒,盖酒皆上升之气水也。

倘治邪骤用重剂,往往变轻为重,变浅为深,不可遽愈。使必览剂而后知之,无论全用十剂,不可升降人之阴阳,即单执升降二剂,又何能治阴阳之升降哉。

曰∶熟地实消痰圣药,而没其功,此余所以坚欲辨之也。有上实寒而下实热,有上实热而下实寒。

Leave a Reply